博客首页|TW首页| 同事录|业界社区

彭区长:社区电商观察

我的 Blog博客

维修O2O

维修O2O年谱:市场很丰满,创业很骨感

时间:维修与互联网结合的第一波高峰是在2013年,不过那个时候的创业项目完整独立地活到到现在已经所剩无几了;第二波井喷爆发在2015年,几乎每个月都会诞生至少一家维修O2O平台,预计明后年会有一波死亡高潮。

企业:本次选取的企业超过30家。另据不完全统计,截至2016年9月,全国共有超过400家维修服务互联网平台(不含汽车维修)。从了解的初步印象评估,垂直专注手机维修的平台最多,单一专注家电维修服务的平台极少,均是家电与家装类混合平台或家电与手机类混合平台,但有单一专注家装类维修服务平台。(本文仅入选部分手机维修垂直平台)

2013年到2016年发生了哪些事?说明了哪些情况?

(1)2013年是维修O2O企业涌现的第一波小高峰,2015年是密集喷发!

(2)上述企业中,2014、2015和2016年三年融资事件发生的频次分别为3起、7起和9起,2016年融资事件多是由于2015年诞生了大量维修类平台。

(3)在上图表格的34家企业中,有2家企业已经关停1家企业被并购1家企业挂牌新三板

(4)上图表格中,其中有6家是单一专注手机维修、护理和回收的服务平台,几乎没有一家是单一专注家电维修、护理的服务平台,均以家电为切入口,扩展至家装维修、家居维修护理、废旧家居家电回收及延保会员卡服务。

(5)维修类企业对于融资极其低调,在上述34家企业中,获得媒体曝光的融资企业15家(不包含并购及上市企业),融资总额超过12亿元人民币。其中单次融资超过1亿元人民币的企业有2家,连续两轮融资过亿元的有1家;获得A轮投资的企业有5家,获得B轮投资的企业只有1家,大部分仍处于天使轮或Pre-A轮阶段。

(6)维修类企业的盈利呈现自两个维度:B端用户和家装类维修护理。在上述非手机垂直平台中,超过80%的企业均涉及家装后市场服务

(7)上述企业有超过2/3的企业是众包模式或部分自营+众包,只有极少数仅限于本地城市发展的企业是纯自营模式。

(8)上图表格34家企业中,其中总部设在北京的企业就多达12家,如果加上异地公司在北京拓展市场的企业,至少也要超过20家。

(9)维修类平台毛利均低,家装维修类约在20%出头,家电类可能就更低了。以上表中唯一上市企业“OK快修”为例,其上市前两个半年度的财报显示,2014年上半年总营收为6468万元,毛利率21.16%,2015年上半年总营收为8957万元,毛利率21.68%。上市后毛利降低到20%以下,财报显示,2015年全年总营收2.84亿元,毛利率16.39%,2016年上半年总营收1.00亿元,毛利率17.56%。未及细查是否因市场扩张及营销成本上升导致毛利降低。

以上表格及数据解说还透露了哪些问题?

(1)企业林立,说明市场混乱,缺乏标准,监管薄弱,发展空间大。比如在北京注册成立的企业在上图表格中占据近50%的比重,这么多的企业云集北京而少有饿死的,就说明市场大而乱,有机可乘

(2)普遍众包既是当下平台级项目对外扩张的必经之路,也是整个行业目前的无奈,众包必然显露管理的失控,私单或线上线下价格不一,用户体验良莠不齐。

(3)维修类金融服务是多数平台盈利的重要来源,凸显出一个问题:对于用户而言,维修是刚需且低频的服务,对之既爱又恨,出现问题害怕被宰,但是即便被宰也必须要修(小家电除外),所以为了降低风险,选择会员卡、储值卡等类金融服务,作为一种保障措施。维修领域的类金融服务是社区金融非常好的切入口。

————

作者微信号:pcj418,欢迎交流!

Tags: ,

星期四, 09月 22nd, 2016 O2O创业, 维修O2O 没有评论

泡沫退去,维修O2O的大转移

5月12日和13日,区长接连走访了北京数家以家庭维修服务为主的O2O企业。尽管各家对外宣称业务或策略的转型都取得不错效果,实际这只是对媒体的一种秀肌肉的方式。转型或调整都是在印证携资本造规模声势的做法彻底破产。2015年下半年的资本寒潮对维修O2O的打击,相比家政要严重得多。

家电管家:抱团背后不是一个人的孤军奋战

家电管家成立于2013年,媒体公开资料显示,家电管家曾在2013年和2014年先后获得天使轮和A轮两轮融资,总投资额约在1500万上下。从2015年8月到今年4月,家电管家在媒体上一度保持沉默。这半年多时间想必是发生了什么事情。在去年底,区长得到消息,家电管家从深圳撤出。5月中旬走访的情况印证了这一消息,官方说法是模式调整,但城市数量的变动是的确发生的,同其他领域O2O平台一样,变动的有理有据。

一方面资本的单方面支持已不可持续,另一方面成本高企及竞对与本地势力的多重压力已显不堪,短期内增强实力的办法就是抱团。区长猜测,抱团的大部分意志必定是背后资本,因为必须要有接盘侠。

家电管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家庭维修服务平台,因为家庭硬件设备的维修不在其现行业务内,这方面更多集中在相对标准化的清洗服务。家庭维修是在抱团后才有的。显然,针对C端的家庭维修是一个相当坑的业务,因为轻信息服务平台根本托不起这个业务的正常运转。在家电管家的营收列表中,关于B端的业务倒是一直表现良好。据区长走访了解,做C端维修业务,目前仅有啄木鸟在业内表现不凡,这家企业从成都起家,全部直营门店,覆盖一线城市和部分二三线城市,资本市场对其评价也颇佳。它是典型的重资产模式。

易修网:倘若直接做C端,那会很苦逼

易修网在前身中国易修网的基础上搭建而成。2005年中国易修网成立,随后接受北京易付网投资,归为旗下一个业务网站。2014年上线新域名(易修网),直接的C端维修业务已基本停滞,这当中包括维修的延保服务。目前易修网的主力方向是服务B端企业用户。

更确切说,易修网的模式是B2B2C。主要为服务商提供SAAS管理软件,帮组其更好的做用户运营工作。在C端体验的把控上,接入了支付担保服务,与支付宝类似,用户的支付款项会在易修网的平台上停留7日,用户没有投诉或其他不满诉求,资金才会顺利流入服务商的兜里。这实际上已经涉入了金融业务,如果交易量够大的话,7天的沉淀资金确是一笔不小的数字。

维修的保险业务也是金融游戏一般有两种玩法:一种和保险公司合作,承载着保险公司业务流量的入口,一种纯中介收入,风险小,但收益相对较低;另一种就是自担风险,拼的是对概率的精算,有多少用户的家用设备会在一年内发生故障,大概会赔付多少,总的投保数额要达到多少是可以计算出盈亏平衡的,超过越多就赚的越多。

不过对于易修网来说,To B 的业务更省心也更稳定。玩C端,操那门心干嘛?!

祥民技术:必须从根上思考供给侧的问题

祥民技术总经理郑阳在维修领域拥有多年的行业研究经验,早在2007年就开始着手研究非标服务与上门O2O的矛盾及解决方案。关于维修O2O,他认为现行的C端市场的维修上门O2O是伪命题,不从供给侧产业层面思考问题,只在流量和工具上打转是没有出路的。

上门入户的维修类非标服务O2O何以发展困难?包括业内从业者的很多人认为原因是如跳单、人力成本、服务不标准导致。

这些都不是根本原因,根本原因是服务的生产端没有实现产业化运作。再大规模的连锁实体服务门店,依然还在用小作坊式的方法运营,有多少订单就投入多少人力,订单增多的同时人力成本也在上升,人力越多,管理成本就越高,最终是规模不经济。

非标服务很大一部分问题是服务作为无形产品的不可存储。从表面看是时间的精准匹配,实际上它有三个非常重要的因素影响非标服务的成本结构:

(1)非标服务的不确定性(时间、价格、现场决策等);(2)本地有效流量不充足或精准匹配差(流量多,工人忙不过来,工人的时间和维修服务是绑定的;流量少,工人订单不饱和,收益不高,就会产生跳单、接私活);(3)生产端维护(工人是服务生产的主力军,不去关心工人状态和生活情绪,工人就会懈怠,热情降低,就如同设备不去保养就容易发生故障一样)。

区长的思考:订单量、成本和时间匹配

从现象上倒推:订单少的原因,一是它的确是个低频需求,但要是从人口密度上看,在密集的片区内每天一定会有不同品类的设备出现故障等待维修,因此从面积上看它又不全是低频需求;二是它的人力投入成本高,如果覆盖半径过大,时间消耗就必然增多,人力的时间算入维修成本中去,维修服务的价格自然无法降低,因此人们宁愿更换新设备也不想维修,维修价格高企是阻碍订单量上升的一大重要原因。

针对这两个问题,一要解决单位面积的服务半径和维修需求的充分挖掘,从概率上说,订单量少不是根本原因。二要解决的是网点分配和时间匹配去消化订单量上升,从而降低维修成本,从流程的标准化切入时间分配的优化和订单需求的流水作业,最后达到准标准化的规模经济效应。这个是理想情况下的结果,但现实难以企及,不过有人已经在试验了,如果成功,将必定是产业级的革新。

(作者微信号:pcj418,欢迎交流。)

Tags: , ,

星期二, 05月 17th, 2016 社区O2O, 维修O2O 没有评论